法治故事——令人心酸的远方来信

来源:司法局作者:12348专题阅读:发布时间:2021-05-17 09:56字体【  

令人心酸的远方来信

 

   白露为霜的日子,我收到一封纸质信件。信封几经周折,早已破旧不堪,封面上的字迹更是丑陋难看,就像是一个不爱用功的小学生的手迹。

我端详着这封来信,并没有立即拆开。坐在办公桌前猜想——现在谁还会用这种罕见的纸信呢?它会向我讲述什么故事或者问题呢?寄信的人又会是谁呢?

沉思良久,我打开了这封不同寻常的信:

“叔,你好,我是老三,离开村子的时候我才8岁,我大(方言:爸爸)死了,我在清理他的遗物时,见到一个小本本。里面记着他欠你2000元钱,还是1997年过年前借的,整整22年了。自从我大信了法轮功之后,我家的日子就苦海无边了。他时常说,李大师说地球1997年爆炸,苦死累死干什么,有吃就吃,有喝就喝。最后他啥事也不干,坐吃山空,弄得倾家荡产。我妈妈生病那年,只有叔你借了钱给我妈治病。我妈的命是你救的。

“到了法轮功说的地球爆炸那一年,人类的灾难并没有发生,但我们家的灾难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。整天有人堵在我家门口讨债,家里稍微值钱的东西都被搬走了。年三十的晚上,我们趁着别人家团圆的时候,漫无边际地一路逃了出来,最终逃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。我大说,走得越远越好,只有这样,才不会被债主们找到。我妈妈不能做什么重活,我没有继续念书,在一家私人窑场做苦工,我大帮一个养渔场看鱼塘,一家人一年到头只够温饱。要不是我大无知无识无法无天,我们家怎会家破人亡,落到这步田地?

“我大承认是自己迷信法轮功害了一家人,他也非常后悔。但他不知道找谁去算账,整天喝劣质酒醉里消愁。冬天的一个晚上,他酒喝多了,掉到鱼塘里淹死了。也有人说他是故意请死(自杀)的,他觉得活着没脸见人。

“鱼塘主人是个好心人,帮助料理了我大的后事。我们现在还住在鱼塘埂上的窝棚里……

“家破人亡、有家难回之后,我才深深懂得了学习法律、遵守法律、办事用法、遇事找法的重要。叔你放心,我们再也不会走我大的老路了,欠你的钱我们一定会还的……

读罢这封写在揉皱白纸上的文字,我的眼前立即浮现出当年的情形。

这个名叫老三的孩子,他的爸爸名叫倪雪贵,倪为一家之主,虽然爱好投机取巧,占点小便宜,但也不是好吃懒做无恶不作之人。他们一家五口住在我们村里最东面的五间瓦房里,改革开放以后,一家人种田卖粮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倪雪贵在信了法轮功以后才走火入魔,失去人性的。村里人背后都叫他“你学鬼”。

老三后来成了独子。“你学鬼”成年累月沉迷于法轮功,农田渐渐都荒芜了。老三的大哥独自下河游泳时溺水身亡,次年,他的姐姐突发脑膜炎,耽误了治疗,不幸去世。“你学鬼”逢人便说,两个孩子进入天堂了,那都是他整年修炼的造化。善良的乡亲们见“你学鬼”执迷不悟,决定联合起来到“你学鬼”家堵门讨债。

那年腊月二十,“你学鬼”谣传地球爆炸的妖言不攻自破。

老三的妈妈突发急性阑尾炎,大家都误认为“你学鬼”又在招摇撞骗,都不愿意借钱。我把家里仅有2000元送了过去。

这些年,特别是逢年过节的时候,村里人总是很自责地念叨:倪家跑到哪里去了呢?我们不该把他逼得走投无路啊。他只要遵纪守法改邪归正了,那点钱我们都不要了。

没人能够想到,天命之年的倪雪贵已经客死他乡了。

贫困潦倒的倪家人,怀着愧疚的心情,不敢回到日夜思念的故乡家园。他们那红砖青瓦的老屋早已破烂不堪,墙倒屋塌,成为野生动物的避难所。也成了村民警示孩子遵纪守法的教育基地。

破旧的远方来信,让我心酸至极。唯一令我欣慰的是:老三已经明白学法知法懂法用法的至关重要了。

托尔斯泰说过:信仰是生命之车。柏拉图也说过:法律是一切人类智慧聪明的结晶,包括一切社会思想和道德。

如果倪雪贵之流能早点领悟这些至理名言,就不会有这封令人心酸的远方来信了。

    

欢迎关注全椒县人民政府微信公众号